用户名  密码   注册 忘记密码
美国政府被打上一个抹不去的耻辱印记
欢迎订阅手机青年报,移动用户发送qnb到10658000,每天资费不到一角钱。
http://www.youth.cn    2013-07-08 13:26:40    中国青年网

  现在,爱德华?斯诺登的名字传遍全世界,他成为美国历史上最引人注意的泄密者之一,美国人也在讨论,到底他是一个捍卫公民自由的爱国者,还是一个史上最无原则的叛徒。斯诺登从阴影中走出来,承认是他向媒体披露了美国政府的最高机密监视计划。现年29岁的斯诺登表示,美国政府的监听力量无所不在、无处不入,让他感到有必要说出真相,即便这会付出极大的个人代价。在泄密事件中他本可以继续隐姓埋名,但他表示,如果他暴露出自己的身份,他所传达的讯息会引起更强烈的共鸣。

  斯诺登的泄密事件与40多年前的五角大楼文件案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斯诺登与埃尔斯伯格都是掌握核心机密的政府职员;而他们曝光的秘密也是前任总统所为,“棱镜计划”始于小布什政府时期,而越战升级则主要在肯尼迪和约翰逊政府时期。当年尼克松总统的反应比较强烈,给《纽约时报》下了临时禁令,但是《华盛顿邮报》继续公布五角大楼文件,按下葫芦浮起瓢,《华盛顿邮报》也被告上法庭。最高法院审判的结果是6比3认定政府败诉,新闻自由战胜了国防安全的堡垒。五角大楼文件案的意义在于政府不能以国家安全的名义损害新闻自由,而斯诺登在网络时代重新定义了新闻自由与言论自由的问题。

  斯诺登泄密一事提出了一个严峻的问题:在互联网时代,政府在多大程度上可以干预或者介入公民的隐私?当网络安全已经成为大国关系的焦点的时候,斯诺登使网络安全有了更深一层的含义,那就是安全除了国家与国家之间的信息权的争夺,还有公民隐私权的保护。如果每个公民在政府面前都是“透明的”,自由还会存在吗?

  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巧合。我不相信斯诺登只是因为良心不安和不愿生活在一个处处被监视的环境,就敢泄露国家机密;我不相信在没有更大收获的情况下,斯诺登会舍得离开深爱的父母和妻子以及20万美元的高薪;我不相信斯诺登只是因为深信香港是个言论自由的地方,就选择在香港曝光美国的丑闻。尽管大多数美国人看重隐私权,但在政府反恐的名义下,民众在生命和隐私之间,往往选择先顾及生命,然后再保护隐私,这也许是美国民众一种最无奈的选择。根据皮尤民调公司所做的调查,49%的美国人认为,斯诺登披露这一内幕对公众利益有利,44%的美国人认为这样做的结果对公众利益有害,但在政府是否应对斯诺登提出犯罪起诉上,高达54%的民众认为应当对斯诺登提出起诉,而认为不应当对斯诺登提出犯罪起诉的民众比例只有38%。一直以来,谈及美国,总是和美国梦、美国精神、美国价值观、美国模式很多人熟悉的字眼联系在一起。美国价值观一直在全球范围内占据价值观上的道德制高点。美国价值观一直标榜“自由”、“平等”、“民主 ”,在很多尚未实现民主化的国家民众看来,美国价值观无疑代表着世界上最先进的价值观,美国价值观也被赋予某种“神性”。一旦美国做出与其价值观不相符的行为,尽管这种行为是符合美国本身国家利益的,这些国家民众就会感觉无所适从。这一点可以在中国人的“屌丝“心态中找到注脚。很多中国人把美国当成民主和自由的圣土,在这次斯诺登事件发生后很多中国人反而透露出比美国人更多的失落感和担忧感,所以斯诺登事件在一定程度上摧毁得不是美国人的“美国梦”而是某些中国人的“美国梦”。

  基辛格在《大外交》中说到美国国家利益的三大利益:国家安全利益、经济利益和美国价值观的传播。其中第一位是国家安全,第二位是经济利益。这两个是眼前的现实利益,价值观传播则是崇高理想,长远追求。美国的对外政策就是围绕其国家利益展开的,当国家安全利益和经济利益与价值追求发生冲突时,美国毫不犹豫会便置后者于不顾。斯诺登不会摧毁美国人的核心价值观,美国对外的政治逻辑始终无法逃离国家利益的范畴。而某些中国人对美国价值观过度神圣化的心态需要反思。仅从“棱镜”项目可以看出,美国情报部门对本国互联网公司的政治操控能力和水平令人担忧。在潜在政治风险极其高昂的情况下,其他国家只能要么独立发展自己的互联网技术,要么在准入方面设置更高的技术或其他壁垒。互联网经济领域本不公平的竞争环境会离原教旨主义市场经济规则更加遥远。

  当今的世界,可能并非好莱坞大片中英雄所崇尚和为之奋斗的那片自由的天地。在个人自由与公共权力斗争、外交和国际权势斗争中,斯诺登能否摆脱牺牲品的命运,恐怕不乐观,而美国政府所一直坚称的“网络自由”原则,也将因这次事件而被打上一个抹不去的耻辱印记。(聊城 李永军)

编辑: 来源:千龙网
返回首页>>>
http://mil.youth.cn/mil_jspl/201307/t20130708_3493532.htm
美国政府被打上一个抹不去的耻辱印记
gb2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