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注册 忘记密码
为“神风突击队”申遗就是给军国主义招魂
欢迎订阅手机青年报,移动用户发送qnb到10658000,每天资费不到一角钱。
http://www.youth.cn    2014-02-06 00:17:21    中国青年网

  日益右倾的日本社会看来是遏制不住向右狂奔的冲动。这一次,他们挑战的不只是中韩等邻国,而是包括盟友美国在内的国际社会的良知和道义底线,以及国际社会早已给二战期间日本角色做出的历史定论。

  2月4日,日本鹿儿岛县南九州市的“知览特攻和平会馆”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部递交了申请书,希望将该会馆收藏的神风突击队队员的遗书、信件等333件物品列入世界记忆遗产名录。消息一出,舆论错愕。

  要界定这次申遗的恶劣性质,首先要具备两个方面的背景知识:一是“世界记忆遗产”要保护的都是哪些“记忆”;二是神风突击队是个什么样的组织。

  根据联合教科文组织的官方介绍,“世界记忆遗产”是该组织的文献保护项目,旨在保护世界范围内正在逐渐老化、损毁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文献保护和消失的文献记录。从这个定义来看,“世界记忆遗产”要保护的当然是具有较高历史和文化价值的文献文物。不要说那些与人类文明背道而驰的东西,也不要说那些有争议性的历史记忆,就是那些没有任何争议、却价值却不大的文献文物,也都不能被列为保护对象。目前已登记在册的保护文献,包括法国《人权宣言》、荷兰《安妮日记》等公认具有普世价值的文献。

  那么,“神风突击队”又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其队员又是些什么样的人呢?所谓“神风突击队”,是二战期间日本为挽回太平洋战场连遭惨败的局面,于1944年组建的由深受军国主义思想毒害、甘为军国主义卖命的年轻人组成的敢死队,其主要任务是驾驶军机对美国舰队等目标实施自杀式袭击。为了保证这些队员义无返顾地执行任务,有些飞机只携带单程燃料,甚至没有配备降落装置。神风突击队员的“亡命徒”特征和危害之大,可以想见。这次为神风突击队员遗物申遗的鹿儿岛县南九州市知览村,正是当年神风突击队的大本营地方机构。

  毫无疑问,这些突击队员就是彻头彻尾的极端军国主义分子。他们的遗物,就是军国主义思想的凝结物和见证者。为这些遗物申遗,说白了,就是要公开替军国主义分子招魂。这种颠倒黑白、践踏良知的反文明、反人类行为,是对人类智商和正义感的侮辱。所以,我们对这次申遗的关注点当然不是结果-----其失败结局没有任何疑问,而是它对于日本社会右倾程度的诠释和昭示。

  也许有人会说,这次申遗的主事者--------鹿儿岛县南九州市“知览特攻和平会馆”,只是个地方机构,不能代表日本政府的立场。这固然也是事实。但问题是,这次申遗并不是孤立事件,而是日本政府急剧右转背景下的产物。就在一个多月以前,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刚刚观看了描写神风突击队的影片《永远的零》。对日本首相来说,观看本身就是极其错误的做法,不料安倍观后竟然公开声称,这部电影让他“十分感动”。俗话说:上梁不正下梁歪。如果连首相都这样评价神风突击队员的行为,那专门收集这些队员遗物的“会馆”为其申遗,也就不值得奇怪了。

  所以,这次申遗绝不能孤立地看成是地方机构的行为,而是受日本社会整体右倾刺激和鼓励下的结果。首相安倍晋三诸多为历史翻案的言行自不必说,单从民间来看,一些有影响的精英人物在右倾方面,也是你不让我,我不让你。仅以过去的十多天为例,1月27日日本广播协会(NHK)新会长井胜人公开声称,“每个国家都曾存在”随军“慰安妇”、不应单独批评日本,认为“在当今道德标准下,慰安妇制度被认为错误,但随军慰安妇制度在那个时期存在是事实”。此言一出,舆论哗然,井胜人也迫于压力公开认错。不料,几天过后的2月3日,同样是这个日本广播协会,其经营委员百田尚树在街头演讲中公开声称,不存在南京大屠杀,认为南京大屠杀是当时中国领导人的宣传。

  所以,从安倍拜鬼,到九州市为神风突击队员遗物申遗;从NHK负责人为慰安妇辩护,到其经营委员否认南京大屠杀。我们从中看到的是一条清晰的右翼势力日渐坐大的脉络。如果说这条脉络现在还只处于为军国主义招魂阶段的话,那么它下一步的发展方向就是使军国主义借尸还魂,而其最终走向则是借机复活军国主义。这次鹿儿岛县南九州市为神风突击队员遗物申遗,就具有象征和警示意义。

编辑: 来源:中国青年网综合
返回首页>>>
http://mil.youth.cn/mil_hqdj/201402/t20140211_4637402.htm
为“神风突击队”申遗就是给军国主义招魂
gb2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