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娱乐|时尚|财经|军事|体育|青年之声|高校|旅游|发现|视频|游戏|汽车|青春励志
查看图片列表 连卷袖子都不会的女指导员 为何男兵女兵都点赞

  军营故事多,男兵连有故事,女兵连有故事,男女混编连更有故事。如果是男女混编连的指导员,而且是女指导员,又会有怎样的故事呢?今天,听听陆军第80集团军某勤务支援旅通信值勤连女指导员武虹妃的故事。

  武虹妃:让每个梦想都走在奋斗的路上

  ■特约记者仇成梁 通讯员杨旭栋

  武虹妃指导员坐在对面,两手交叉叠放膝上,齐耳的短发似乎刚洗一般,透明镜片后闪着炯炯有神的目光,说起话来短句成篇,干脆利索。

  故事都有前缀,武虹妃的故事也不例外——

  我父亲是个老兵,从小听军人故事长大。2009年,我从地方考入军校,4年后,成为通信团通信连排长。

  到部队报到那天,太阳很毒热,我换上迷彩服就上了训练场。

  我记得当天训练课目是攀登固定。我对专业一头雾水,像个傻子站在那里,连袖子怎么卷都不会。一个叫李可娜的班长走过来,对我说,排长,是这样的。接着,一下一下教我把长袖卷成短袖。

  下连第一课从卷袖子开始,你说有意思不?

  学完卷袖子,接着练爬杆。爬杆和爬树差不多,比爬树难。爬树,树干上有垫脚的地方,可以借力上去,而线杆很光滑,蹭不住脚,往上一窜,就滑下来了。李可娜班长在下面托我往上推,杆没爬上几步,手上倒扎进不少刺。我坐在地上,眼泪在眼眶打转。李可娜拉过我手说,排长,我帮你挑刺。

  爬杆,体力消耗大,我都不记得自己是怎么撑过那个下午的。到了晚上,胳膊发麻,腿都练成了罗圈腿,浑身酸疼。要命的是,夜晚的宿舍也那么热,每个毛孔都出汗。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这辈子也没那么热过。屋里有个摇头扇,摇头晃脑的,还咔咔响,心里烦躁的很。我好想给妈妈打个电话,可是,手机上交了。到了周末,我才给妈妈打了第一个电话。

  连队组织手榴弹投掷,合格是20米,刚到部队的我扔了7米。战术训练,合格是40秒,我爬了1分40秒。班长走过来安慰我说,排长没事,慢慢来,我当初也是这样,后来就及格了。

  初入军营,战士就是我的老师。从那时起,我对自己今后的带兵有了目标和方向。

  

原标题:连卷袖子都不会的女指导员 为何男兵女兵都点赞 责任编辑:崔宁宁 来源: 中国军网 撰写时间:2018-04-13 09:40:11

热图

排行

编辑

推荐

扫描二维码进入

“青年之声”微信

扫描二维码进入

中国青年网微博

扫描二维码进入

"畅想星声"全国大学生

网络歌唱大赛

x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服务人才招聘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Youth.cn. 请发送qnb至10658000 订阅手机青年报

共青团中央主办 共青团中央网络影视中心承办 版权所有:中国青年网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备11020872号-17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