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娱乐|时尚|财经|军事|体育|青年之声|高校|旅游|发现|视频|游戏|汽车|青春励志
走向新营盘,该为军娃做些啥?

发稿时间:2018-06-01 09:23:00 来源: 中国军网 中国青年网

  

  父亲移防,军娃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这个‘六一’,看来又不能陪女儿过了!”

  看着办公桌上做了标记的日历,一股愧疚之情涌上第80集团军某合成旅政治工作部主任张锋的心头。

  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对女儿食言了。想着这两天就要到千里之外驻训,张锋对女儿的思念又增添了一分。

  一年前,他所在的“清江团”接到移防命令。张锋时任该团政委。移防前最后一个轮休的晚上,他特意多陪了陪孩子。第二天天刚蒙蒙亮,他蹑手蹑脚起了床——家离部队还有1个小时路程,他要起早赶路。

  他不想叫醒睡梦中的女儿张桐嘉。谁知,出门那一刻,小桐嘉突然醒了,一骨碌爬出被窝,说啥也要送爸爸。汽车开动了,看着执意送他回部队的妻子女儿,他心里酸酸的。

  女儿是父亲的“小棉袄”。张锋记得,为了女儿他流过两次泪:第一次是女儿患心肌炎,等他处理完部队工作赶到医院时,妻子已经抱着女儿在挂号窗口前排了近一个小时。看着脸色苍白蜡黄的女儿,张锋眼泪“唰”地流下来了;第二次是移防送行时,不知情的女儿以为爸爸是出差,埋头摆弄着手中的玩具。那一刻,他真是舍不得离开……

  大改革、大调整、大移防……其实,这一幕场景在全军“脖子以下”改革期间并不鲜见。一声令下,一支支部队从座座营盘移防新驻地,儿子辞别父母,丈夫告别妻子,父亲离开儿女……

  “孩子跟着我,也经历了两次移防。”该旅侦察营军医邱波说这话时,眼圈红了。2013年底,单位接到改革调整通知后,随军并已怀孕3个月的妻子张桂莲和他一起移防到了新单位。“小家伙儿还没出生就跟着折腾!”妻子有点怪他。

  然而,让一家人没想到的是,这样的日子才刚刚开始。4年间,因改革需要,邱波换了2个单位。看着一双儿女,邱波既希望他们快些成长,也希望慢慢成长,自己能有机会多陪陪孩子们。

  “爸爸,你在部队放心工作吧,我11岁了,已经是男子汉了。”该旅修理连三级军士长张晓峰,看着儿子发来的短信,心里真不是滋味。那天,他太忙了,竟然忘了儿子的生日。沉默了一会儿,张晓峰回复了一条短信:“儿子,好样的!你是爸爸的骄傲!爸爸永远爱你!”

  该旅副旅长向元辉已确定退出现役,他之前在大连买了房子,计划将来把家安在大连。他的儿子今年6月就面临中考,必须提前把学籍转到大连。因为转业,向元辉只有到10月份前后才能在大连办理落户。这一前一后差几个月,孩子转学的问题成了压在他心里的“石头”。

  这些年,儿子从小学到中学已转了4次学。向军旗告别仪式过后,向元辉急忙赶回原籍又一次协调孩子转学事宜。

  关注军人“后院”,更要关注军人“后代”

  “移防的命令下来了,过两天就走……”

  去年6月初的一天,时任某机步师副师长的耿大勇深夜回家,把即将移防的消息告诉了妻子。

  虽然心里早有准备,但军嫂董寒冰还是感觉一切来得有点突然。这些年,由于耿大勇岗位调整和部队改编,一家三口已经搬了3次家。董寒冰早已习惯了“随军迁居”的生活,但想到即将面临“小升初”的儿子,她心中忐忑不安。

  “青少年,正处在性格的塑造期、思想的形成期、情感的发育期,最渴望的就是父母的陪伴和关爱,最需要的就是稳定的生活环境。”这是放在耿大勇枕边的《爱孩子!如何爱?》书中的一句话。如今,他对此体会特别深。

  “不少军娃是在相对波动又缺少父亲陪伴的生活环境中成长的,关注军人‘后院’,更要关注军人‘后代’。”该旅党委把解决官兵子女的实际困难当作重要议题摆上桌面。

  部队千里移防新驻地,众多军属带着孩子随迁而至。安家后,军娃入托入学成了亟须解决的大事。

  该旅勤务保障营三级军士长田野告诉记者,在原驻地,儿子田恩泽就读的是一所重点小学,担心转校会影响学习。令他没想到的是,部队移防后,儿子转入驻地一所名校,两口子悬着的心落了地。

  “不能让军娃教育断了线!”针对单位组建不久、家属户籍随迁还未获批的实际,该旅机关特事特办,在多次与当地政府协商后,按照“先入学就读、后办理学籍”的原则,第一时间搭建起军娃随调入学的“绿色通道”,27名军娃入读驻地优质学校。另外,该旅还按照政策规定,指定专人负责,派遣车辆接送军娃上下学。

  为了让军娃健康快乐成长,该旅还尽可能地为军娃提供“陪伴套餐”。前不久,二级军士长赵春生上交了一张请假条,事由是“参加家长会”,部队审批“一路绿灯”。该旅还特设“家长会假”,让官兵们在工作能协调开的情况下尽好家庭义务。

  “父亲就是孩子最好的榜样。”在“六一”国际儿童节前夕组织的“军娃一日兵”亲子活动中,该旅合成四营参谋张军强6岁的儿子张津赫第一次摸到了梦寐以求的真枪,观看了叔叔们的格斗表演,还坐上了装甲车……

  回家路上,大手牵小手,小津赫开心的笑脸就像花儿一样。

  关爱军娃就是关爱改革中的官兵

  “六一儿童节,送给孩子什么礼物?”

  警卫勤务连四级军士长袁野给女儿网购了一双运动鞋。没两天,妻子在微信“朋友圈”发布了那双鞋的图片,还附上了一段话:“穿着爸爸送的鞋子,走好人生每一步!”

  不久前,一场关于关心关爱军娃的恳谈会在该旅党委会议室举行。卫生连连长曹军打开“话匣子”:我的孩子明年将面临中考,在查阅相关法规制度后,了解到作战部队的军人子女中考有加分政策,这是对军人奉献的一种褒奖和补偿。“然而,现实中很多结婚生育晚的干部,等到孩子中考高考时已退出现役,建议结合军人服役年限或立功受奖等情况综合确定加分办法。”曹军建议道。

  虽说大部分随调军娃的入托入学问题解决了,但军娃就读的学校存在良莠不齐的现象。几名军嫂坦言,由于政策和名额限制,有的军娃只能在较为偏远或教学资质较差的学校就读,有的进入重点学校却只能以“借读生”的身份就读。这些问题需要引起上级机关关注并帮助解决。

  为了让子女接受良好教育,有的军人选择把孩子送回老家交给老人带。一些军人军属反映,由于军官证等军人证件无法体现军人的具体岗位和工作性质,需要部队出具证明材料。个别地方的教育部门对上述证明不予接受,导致符合条件的军人子女不能享受应有的待遇。

  “优待军娃,不仅要继续健全相关法规制度,还要增强政策的执行力。”该旅政委杨春文说,建议尽快把与军人军属权益密切相关的事项纳入法制轨道,简化受理审查程序,打通优待军娃的“最后一公里”。

  为了让孩子进个好学校,该旅四级军士长叶波先后多次回老家教育部门协调,但得到的结果却是:政策不允许。该旅专门查阅相关政策资料,给叶波批假并协助他回乡协调办理,这才让孩子入读了理想的学校。

  军地合力,让军娃在阳光下成长。驻地民政局一名领导说:“军娃有困难,就是我们的‘发令枪’,不能让军人一边在前方作贡献,一边担心后方的孩子啊!”

  “轻装前行,部队才能打胜仗!”傍晚时分,该旅家属院新建的“儿童娱乐园地”里,闪动着孩子们游戏玩耍的身影,军娃银铃般的笑声和雄壮的军歌相伴荡漾在军营。

  移防悄然过去一年了,“又长一岁”的军娃们也已融入座座新营盘茁壮成长……

责任编辑:李华锡
返回首页>>
最新推荐
时搜热点
热点推荐

扫描二维码进入

“青年之声”移动版

扫描二维码进入

中国青年网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进入

"畅想星声"全国大学生

网络歌唱大赛

x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服务人才招聘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Youth.cn. 请发送qnb至10658000 订阅手机青年报

共青团中央主办 共青团中央网络影视中心承办 版权所有:中国青年网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备11020872号-17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