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娱乐|时尚|财经|军事|体育|青年之声|高校|旅游|发现|视频|游戏|汽车|青春励志
编余之后

发稿时间:2018-04-10 09:22:00 来源: 解放军报 中国青年网

  

  连队门前的梧桐树下,战士们整齐列队,站成一排排小树。

  在他们的对面,特意换上了一副崭新上尉肩章的郭盛,军姿比战士还要挺拔,恨不得把脚都钉进砖地里。

  当人力资源科科长周林芳宣读到“任命郭盛同志为摩步四营十连指导员”时,战士们的目光齐刷刷射向周科长身旁的郭盛,令他顿时“一股热血直往上冲”——这感觉,久违了。

  这一天,距郭盛从连长的岗位上被编余刚好过去130个日夜。往事就像梧桐树上那些随风飘落的叶子。郭盛坚信,这段特殊的军旅经历,必会长久滋养着他今后的军旅之路。

  “一纸命令下达,没想到自己编余了” 

  新营区里有片小树林,刚转隶过来时,郭盛一有空就钻到里面抽烟。盛夏,树林里蚊虫猖獗,但他毫不理会,用一团团烟雾把自己裹了起来,熏得蚊子嗡嗡打转。编余之后的每个日子,都让他“心里堵得慌,只有这样才好受点”。

  以往,遇到再大的坎儿,这个一米八个头的东北汉子都能想法迈过去的。

  郭盛至今记得,他刚当上指导员的第二天,原所在团召开军人大会,团领导抽点干部指挥连队唱歌,郭盛在全团官兵面前把连队节奏带跑偏了,听得领导直摇头,臊得他脸红到了脖子根儿。

  “首秀”失利,他并没有一蹶不振。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他一有空就对着军容镜练指挥。那年年底,团里组织合唱比赛,郭盛带领连队以一首气势磅礴的《长征组歌》夺得全团第一。第二年,他再接再厉,连续四个季度在团政工干部综合排名中名列前三,先后参加所在师和集团军的政工干部比武,都取得优异成绩。

  很快,机关瞄上了这个“苗子”。然而,由于连长工作调动,且部队即将参加演习,郭盛转岗当了连长。

  一直干政工,换岗之后能干成啥样?郭盛心里没底,但关键时刻的“组织信任”,令他没想太多就一头扎进了装备修理车间。

  此前的实弹射击中,连队新装备的某型自行火炮多次出现卡弹现象。演习前,郭盛带着一名技师和两个班长,白天钻炮车、晚上翻教材,研发出一款防卡弹装置,被全团推广使用。演习中,他们连取得了实弹射击第一、战术演习第二的好成绩,被评为“刀尖子连队”。

  正当郭盛瞄上“某型自行火炮快打快撤”这一新课题时,“脖子以下”改革启动了。郭盛随部队转隶到千里之外的第80集团军某合成旅,“一纸命令下达,没想到自己编余了”。

  小树林里,烟头的火星忽明忽暗。风吹树晃,郭盛愁眉紧锁——编余这个坎儿,他迈得着实有些吃力。

  郭盛的遭遇不是个例。改革调整后,干部岗位编制少、人员基数大,据该旅人力资源科科长周林芳介绍,旅队新组建之初,编余干部占到了干部总数的16.5%,其中63%的为副营职以下,和郭盛一样,他们年轻的军旅生涯都有一道坎儿要过。

  “热爱,是坚持下去的最大动力” 

  “别听他的,该休息休息。”一名老骨干的话,让四营营部值班员左右为难,也让郭盛很是难堪。

  转隶到新单位后,郭盛隶属四营营部,暂时负责营部的管理工作,但没有编制和任命。

  一个周五的晚上,营部值班员找到郭盛,询问接下来的安排。考虑到各连正在组织夜间实弹射击,且旅里马上就要进行应知应会考试,郭盛决定带领大家学习。不料,旁边的一名老骨干却认为,应该照常休息发手机。

  场面有些尴尬。营部值班员最终按郭盛的安排执行,但此后郭盛每次安排工作,总要“先在心里掂量掂量”。

  名不正则言不顺。另一个营的营部,也有一名编余的上尉临时帮助工作。一次野外驻训,他奉命带领连队几名排长先遣设营,工作却迟迟布置不下去。好不容易把全营的帐篷都搭起来,他自己的背囊却因为无人看管找不见了。

  面对类似这样的情况,不少编余干部表示,自己很想通过完成任务来彰显自身价值,但因为是临时负责,开展工作没底气、不硬气,工作积极性容易受到打击。久而久之,有人甚至产生了“没编没岗,干了白干”的思想。

  在郭盛看来,大家最担心的还是编余后个人成长进步受影响。该旅的一次调查显示,近90%的编余干部对能否正常晋职调级感到忧虑,如果因为没有岗位而无法晋升,他们“能正确面对,但多少会有失落感”。

  在一些干部看来,编余还意味着工作中没有在编干部的岗位津贴,评功评奖很少被考虑。这些待遇和荣誉上的缺失也让他们“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儿”。

  周林芳认为,编余干部增多是改革调整中出现的新情况,对编余干部的界定、教育管理、使用方向和待遇安置等配套政策尚不明确,各单位的做法不一,也容易使编余干部思想上出现波动。

  “热爱,是坚持下去的最大动力。”郭盛的大伯和姨奶奶都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自小听着英雄故事长大的他对一身军装格外珍视。他说,自己渴望通过工作得到认可、告慰家人,“不管什么任务,都要投入百分之百的精力去做好”。

  “要让他们既感到温暖,又看到希望” 

  考验很快到来了。

  转隶后不到2个月,旅里组织单兵综合演练,按计划,旅领导要在每个营随机抽考一名编余干部。副旅长李志伟走到摩步四营官兵面前问:“有没有主动报名的?”

  “报告!”队伍中传来郭盛响亮的回答。翻障碍、过铁丝网、挖掩体……作为年龄最大的参考干部,一场演练下来郭盛汗流浃背。最终,他所在的小组夺得全旅第一。

  李副旅长不知道,为了准备这次考核,炮兵专业出身的郭盛提前两周就开始加练步兵专业内容,爬铁丝网钩破了两套迷彩服。

  李副旅长从此记住了这个素质过硬的编余干部。一次走在营区的路上,他主动叫住郭盛,关心他“对新单位适应得怎么样?有没有不习惯的地方……”

  作为一个新转隶来的、没有进入编制序列的基层干部,一下子被旅领导叫出名字,郭盛感到既惊讶又温暖。

  但在旅长薛正云看来,对每一个身在编余却永不放弃的“郭盛”,“言语上的关心还不够,要让他们既感到温暖,又看到希望!”

  为此,该旅常委结合蹲连住班,与全旅编余干部逐一谈心,了解他们的现实困难和个人诉求;针对新转隶来的编余干部,采取建立家属联系卡、简化批假流程、完善家属来队保障等措施,解决现实问题,打造“暖心工程”。

  一名技术干部从事某型火炮维修8年,改革调整后认为没有适合的岗位,加上与家属为孩子上学问题闹矛盾,一度想要“向后转”。旅里知情后,为其规划成长路线,帮助其协调孩子上学事宜。后来,他休假刚归队,就主动申请赴厂家“再淬火”。

  上尉孙显阳从海岛部队转隶到该旅防空营。营里考虑他干过多年连主官,安排他任新兵连连长。虽然是个临时岗位,孙显阳全力投入、毫不懈怠。新兵结业考核,他带的连队综合成绩排全旅第一。年终总结,孙显阳没有因编余“靠边站”,还被高票评为优秀基层干部。

  2017年年底,干部调整前,该旅作出明确规定,编余干部现阶段从事的工作计入量化评分。经过公开透明的选拔,包括郭盛在内,共有55名编余干部各得其所。

  从编余到重新定编,再次走上指导员岗位的郭盛感慨万千。走进新连队,匆忙放下行李,他就召开了到任后的第一次支委会,了解连队发展情况、筹划新年度工作。郭盛边听边记,来之前,他特意买了一个崭新的笔记本,笔记本的扉页上写着——

责任编辑:李华锡
返回首页>>
最新推荐
时搜热点
热点推荐

扫描二维码进入

“青年之声”移动版

扫描二维码进入

中国青年网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进入

"畅想星声"全国大学生

网络歌唱大赛

x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服务人才招聘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Youth.cn. 请发送qnb至10658000 订阅手机青年报

共青团中央主办 共青团中央网络影视中心承办 版权所有:中国青年网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备11020872号-17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