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娱乐|时尚|财经|军事|体育|青年之声|高校|旅游|发现|视频|游戏|汽车|青春励志
有种团圆,近在心底远在天边

发稿时间:2018-03-02 09:58:00 来源: 解放军报 中国青年网

  

  大年三十,新疆军区克克吐鲁克边防连官兵乘马巡逻。刘武鹏摄

  2月15日,大年三十。

  一张四四方方的桌子,桌上的菜冒着热气,灯光温暖,满屋温馨……对于多数人来说,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吃年夜饭,是令人心醉的幸福。

  团圆,这些常人伸手可得的幸福,是那么平凡而动人。然而,这份甜蜜的团圆体验,对许多远在天边边军营里的边防官兵来说,实在有些奢侈。这一天,对他们来说,不过是练兵备战、枕戈待旦的又一天。

  一家不圆万家圆。农历狗年的第一天,爆竹声阵阵。笔者来到喀喇昆仑山脚下新疆军区某部,走近这群使命在肩、不能回家的官兵……

  地面上映射出长长的影子,恍如铁血男儿对家人的思念

  春节虽然来了,但叶尔羌河仍是冰冻三尺。身着特制的羊皮子大衣,指导员许伟伟还是觉得冷彻透骨。

  就在春晚即将开始的时候,许伟伟轻轻拍了拍两名班长的肩膀,一个会意的眼神后,3个人一齐起身,悄悄地从俱乐部中退了出来。

  按照惯例,从大年三十晚上20时开始,连队的干部骨干将轮流“包哨”,以便让其他战士能够安心看春晚、过个好年。

  算一算,这是许伟伟在军营度过的第4个春节。说起来,他担任连队主官的时间还不长,只有4个多月。在此之前,研究生毕业特招入伍的他,先后当过排长、干事,一步一个脚印,步步有痕。

  他是新疆人,家中独子;他的爱人秦欢,是河南人,这几年一直在杭州独自打拼。

  新疆、河南、杭州,3个短短的地名,背后蕴含的是一个军人家庭的聚少离多。而这种离合,在春节到来的时候,让站在哨位上的许伟伟心情显得格外沉重。

  就在几个小时前,许伟伟的父母和媳妇一起吃年夜饭,一家子人,唯独少了他。视频通话的时候,看着一大桌子饭菜,看着视频里和自己开玩笑的家人,许伟伟心里多少有些酸楚。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身为军人的许伟伟,其实早已经把离家当成了习惯。只不过在春节,这种习惯被视频那头的家人瞬间击破。

  由于身在军营,许伟伟长期和父母、妻子三地分居。虽然家人很少抱怨,但他心里像明镜一样,自己“没有尽到儿子对父母的孝心,也没有做到丈夫对妻子的爱心”。

  去年4月,许伟伟和父亲通电话,从电话那头的“轻描淡写”中,他才知道母亲在上个月手臂摔骨折,还打了钢钉。

  心疼不已的许伟伟很懊恼,埋怨父亲“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父亲安慰他:“没啥大事儿,你妈妈恢复得挺好的,你安心工作就行了。”

  那个时候,许伟伟还在团政治处,紧张的工作节奏,常常会让他把给家里人打电话的时间一拖再拖。

  电话打完,许伟伟愣坐在宿舍里,无声地看着窗外。他忽然觉得自己该做的太多了:爸妈慢慢老了,作为家里的独子,即使没能在身边尽孝,可时不时打一通嘘寒问暖的电话却是能做得到的。

  作为一名丈夫,在许伟伟自己看来他同样也不称职。他与爱人秦欢领证的日子,是2015年8月6日。那天,没有鲜花,没有戒指,从民政局出来后,许伟伟和秦欢吃了顿火锅,作为简单的庆祝。

  许伟伟记得清楚,领证不满一周,他就返回部队工作了。秦欢独自一人来到杭州工作,期间换了3份工作,搬了2次家。聚少离多,许伟伟休假回来,有一次甚至都不知道妻子具体住在哪里。最近一次休假,当踏进只有30平方米的公租房时,他心中满是愧疚,“不能在她最美丽的时候陪伴她,给她想要的生活”。

  许伟伟说这些的时候,脸始终面向营门的方向,但从缓急不一的语气里,还是能感受到心里涌动的波澜。他说,作为一名军人,毕竟岗位性质摆在那儿,再想家也得放在心里。

  三尺哨位,寒冷依旧。灯光下,许伟伟站得笔直,地面上映射出长长的影子,恍如铁血男儿对家人的思念。

  “这些都不想要,我只想你春节回来陪我”

  换班哨兵摇醒李洋的时候,枕头旁的电子表,显示时间为凌晨4时30分。

  虽然是排长,但自从任职后,李洋一直在炮三班和战士同住。怕定闹钟惊醒同屋的战士,临睡前,他专门委托这个时间点的哨兵,叫醒自己起床查铺。

  穿陆战靴走在水泥地上动静会很大,李洋特意换成作训胶鞋,确保查铺时无声无息。

  春晚结束得有点晚,看了全程的战士们一个个睡得很熟。春节查铺毕竟与平时不同,李洋的心情确实有些“小复杂”。

  前两天,女朋友李璐给他打电话,说所在单位科室主任要给她介绍对象。没等李洋答复,电话那头的她就忍不住笑了,“你这次又不能回来陪我,我们科室的人都以为咱俩分手了。”

  虽说玩笑归玩笑,但这两天,李璐的这通电话,却让李洋一直提着心吊着胆。想一想,自从到了部队后,李洋确实亏欠她不少:平常训练紧张没时间不说,即使闲了,要么找不到一个私密的地方说悄悄话,要么因为两地时差的问题说不了几句话。

  上一次过年,李洋特意给李璐准备了一份贵重的过年礼物,想以此弥补自己的歉意。可没想到李璐收到礼物后,给他回了这样一个短信:“这些都不想要,我只想你春节回来陪我。”

  这个短信,李洋一直记得清楚,每次回忆起来,心里都挺难受的。对李璐的爱,李洋一直保持着谨慎的乐观——“人家没和我分手,已经是万幸了”。

  每逢佳节倍思亲。营门外,燃放的爆竹声仍在此起彼伏。李洋不禁想到第一次和李璐过年的场景,和家人打扑克、包饺子,一起走亲访友,那是多么美好的团圆时刻啊。站在漆黑的楼道里,李洋很想她,也想家。

  万水千山,挡不住一个军人的深深思念。查完铺的李洋盘算着,过了年就找个时间休假,把婚订了、把房子买了,尽快成立个属于自己的“小家”……

  “再过两年就要退役了,还能在部队过几个春节”

  新春第一顿饭,吃饺子。

  早上大家还都没起床的时候,驾驶班班长朱军伟便跟着炊事班的战士们一起准备早饭。

  作为一名有着14年军龄的老兵,朱军伟在连队说话少干得多,上上下下都服气。

  年轻战士干体力活行,但对和面、包饺子的事儿,能干好的人却不多。每年春节,朱军伟都向连里提出帮厨,他和炊事班长一道,包揽了和面、调馅两样重活。

  朱军伟是当兵第10年结的婚,现在有一个3岁的孩子,媳妇儿小孩都在老家。今年春节,妻子本想来队探亲,考虑到孩子小,来往转乘不方便,就放弃了来队的打算。

  其实朱军伟挺想让爱人过来的,上一次家属来队,他笑呵呵地说,这次孩子没有那么认生了,至少见他不躲着了。给大家伙儿说这些的时候,他一脸得意,但大家心里都蓦然有些心疼。

  在朱军伟看来,新春第一顿饭必须要做好,“再过两年就要退役了,还能在部队过几个春节?”朱军伟年龄其实并不算太大,也就32岁多一点,但在连里,他已经位于所有官兵年龄金字塔的顶尖了。这个春节,是他在连队过的第13个。

  饺子馅收拾利索了、面和好了,来帮厨的战士聚拢过来开始包饺子。看到一些战友包得实在惨不忍睹,朱军伟便有说有笑地手把手教。锅里的馅,他也不愿意有丝毫浪费,用筷子刮了又刮,直到干干净净才罢休。

  “刚当兵的时候不懂得节约,当时嫌麻烦,锅里还有馅的时候,就用水泡了锅,被班长好一顿批。”说话间,他脸上透着红,显得不好意思,但分明带着感恩。

  为了做好这顿饭,朱军伟还特意给大家调制了下饭的小菜,忙里忙外的两个半小时里,汗珠子早已沁满了额头。

  饺子终于上桌了,朱军伟偷偷撩开门帘,看着大家吃得开心,他放心地用围裙擦擦手,也笑了。

  开吃前,他给一盘新出炉的饺子拍了照,发给了爱人:“媳妇儿,我们吃饺子喽,很想你们……”

  站在一个个春节期间坚守岗位的战友面前,他一时间很心疼

  连长苏博康一直想着晚点名的时候讲点啥。

  毕竟是春节,大家都远离家乡,有的是新兵,有的已经成家立业,情况不一。苏博康明白,虽说身在军营情况特殊,可大家想家念亲的情愫其实都一样。

  苏博康是个驻地干部,按规定他每月可以轮休。可有时候碰上重要任务,家也就顾不上了。去年9月,妻子生了一对龙凤胎,苏博康踏踏实实地在家陪了一个月,让妻子大呼幸福。平时,苏博康在部队,妻子一个人在家,他就牵肠挂肚的。如今有宝宝了,这种牵肠挂肚的感觉更强了。

  这个春节,是苏博康爱人产后的第一个春节。年货准备得够不够?两个孩子闹不闹?妻子一个人能照顾得过来吗?边看春晚,苏博康脑海里总浮出这些问号。

  春节放假,但战备一刻不能懈怠。初一这天,苏博康在和妻子、孩子视频的时候,战备演练的铃声就急促响起来。苏博康立刻扔下手机,快速穿上装具,指挥应急分队紧急出动。等各种“情况”处置完毕,家中的妻子已经在忙着准备晚饭、没空理他了。

  家虽然距离驻地只有200多公里,但想和妻子再视频通话而不得的时候,苏博康也感觉有万水千山拦在自己面前。

  这种情绪,当然不能在连队官兵面前表露出来。可晚点名时,站在一个个春节期间坚守岗位的战友面前,他一时间很心疼,情绪一下子有些失控。

  他顿了顿,目光扫过一张张熟悉的脸庞,用尽气力向大家喊:“一家不圆万家圆,同志们,我今天向你们致敬!”

责任编辑:李华锡 闫春旭(实习)
返回首页>>
最新推荐
时搜热点
热点推荐

扫描二维码进入

“青年之声”移动版

扫描二维码进入

中国青年网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进入

"畅想星声"全国大学生

网络歌唱大赛

x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服务人才招聘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Youth.cn. 请发送qnb至10658000 订阅手机青年报

共青团中央主办 共青团中央网络影视中心承办 版权所有:中国青年网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备11020872号-17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