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娱乐|时尚|财经|军事|体育|青年之声|高校|旅游|发现|视频|游戏|汽车|青春励志
“新瓶装旧酒”的法国总统大选

发稿时间:2017-04-26 15:28:00 来源: 中国网 中国青年网

  姚蒙

  法国资深媒体人  法国总统大选首轮投票刚刚落幕。

  人们期望看到的是一个可与特朗普在美国胜选相匹敌的法国现象,法国媒体有评论指出马克龙与玛丽娜.勒庞的胜出标志着法国政界之巨大变化,国内媒体许多评论更是从各方面论证法国出现了新的政治现象:极右国民阵线可能当政、玛丽娜.勒庞与马克龙代表了非建制力量开始掌权、脱欧与否成为法国令人担忧的一项选择……

  然而,只要我们透过现象看本质,就会认识到此次法国总统大选的实质其实是“新瓶装旧酒”、是在原有政治格局里展开的权力角逐。

  首先,法国左中右力量格局没有变化。

  一般而言,法国主流选民(亦即占50%以上的选民力量)基本是在左右翼传统政党(包括中间派)内进行选择。所谓传统政党就是指左翼的社会党、绿党或右翼的共和党(其名称发生过多次变化)、中间派政党等。这些政党是法国执政的主体力量,从战后以来就轮流坐庄执政,格局没有发生重大变化:只是右翼执政时间总体上超过左翼。一个新趋势是近年来两派的理念、观点、施政主张越来越相像,以至于一些政治学研究专家称之为左右趋同现象,其根本原因在于面临经济一体化以及欧盟控制力越来越大,使不同党派的政策选择空间越来越小。

  许多媒体或评论将马克龙视作建制外人物、是没有强有力传统党派支持的候选人,但法国的许多选民可不这样看:他们认为马克龙出身国立行政学院这一培养法国政界高官学基地,27岁就担任政府财政督查、29岁加入社会党、2012年35岁时担任总统府副秘书长、2014年担任经济部长,任内主持推动了社会党政府的一系列重要改革,这些都说明他是一个扎根于左翼社会党氛围的体制内人物。与其他社会党负责人的不同之处,就是马克龙后来退出社会党、强调自己超越社会党框架的想法与见解,不愿意在社会党内争取地位。此次竞选,他就是自己组织了前进党,打出非左非右的旗号,力图以超越党派之争的形象来拉选票。他的竞选纲领更是集传统左右翼政党主张之大成。事实上,投他票的选民很清楚他就是传统左右翼党派的代言人。

  人们还必须看到:马克龙之所以能够在第一轮选举时票数第一,就是拜右翼共和党候选人、原来当选总统呼声极高的菲永之赐:在去年十一月份菲永当选共和党及中间派总统候选人后,其民意分一直处于高位:今年一月份几次民调都将菲永视为首轮和玛丽娜.勒庞平手、二轮高票当选总统的唯一人选,马克龙则还不到15%民意分。岂料随后《绑鸭报》揭露菲永“空饷门”丑闻,接着司法部门介入,导致菲永民意分大跌,而马克龙的民意分则开始上升。首轮投票结果显示:菲永丧失的票数有4%流向了马克龙。加上社会党候选人阿蒙在其竞选表现连连出错、社会党许多大佬靠向马克龙,连现任社会党总统奥朗德、卸任总理瓦尔斯都呼吁投马克龙的票,使起码10%的社会党选民转而支持马克龙。

  因此,马克龙其实代表的就是传统左右翼政党势力,选民们投马克龙的票其实就是投社会党、乃至中间派甚至传统右翼党派的票。

  其次,国民阵线代表的极右势力从2002年总统大选后一直呈上升态势,在各类选举中其票数始终维持在15-25%之间。这样的局势也没有变。

  作为排外、有种族主义倾向的极右翼政党,国阵在一开始只处于法国政治边缘地位,选票比率在全国从未超过2%。但在1984年欧洲议会选举时,国民阵线利用当时左翼社会党统治的一连串错误,获得了10.95%得票率。到上世纪90年代后,由于法国实施了比例选举制、整个欧盟出现经济危机、失业与社会危机等原因,国阵由于鼓吹排外反移民,反对欧盟,呼吁维护法国的民族性与特殊性而选票连连上升。2002年法国总统大选时,国阵领导人让-马利.勒庞破天荒在第一轮投票中击败左派社会党总统候选人、前总理若斯潘,进入第二轮竞选。虽然最终希拉克获胜当选总统,但勒庞作为极右翼极端党派代表进入第二轮总统竞选,激起各传统中右翼党派联手发动选民投票抵制,已是法国政坛地震性的重大事件。

  在随后的年代里,国民阵线得票率有高有低,但国民阵线在每次全国性选举中均成为左右派大党不得不重视的政治力量,直接影响到了执政党政策的制定,在法国政治与社会层面留下了烙印。自2011年玛丽娜.勒庞接替其父亲执掌国阵领导权后,开始了玛丽娜.勒庞时代,也开始了国阵 “正常化”、“非妖魔化”进程。经过她的一系列努力,国民阵线得票率开始稳步上升,各类选举中获得15-25%的选票。她本人在2012年法国总统大选第一轮中获得17.9%选票,超过了其父的记录。随后,国民阵线开始进入国民议会、参议院、大区议会、省议会、市镇议会等各级议会,开始越来越具有政治发言权。在策略上,玛丽娜.勒庞既反对传统左翼、也反对传统右翼,力图成为法国政坛的第三种力量。

  此次总统大选,国阵势力其实并没有出现大幅上升,玛丽娜.勒庞的票数比原先预期的25-27%少了许多。因此谈不上国阵势力突进、国阵更没有由此成为法国主流政党。这是因为在议会选举时国阵在各选区里一直得不到有效突破,除1986年采取了比例选举制让国阵拥有35名议员外,国阵在议会里的席位从未超过2个,远不如全国得票率比国阵低很多的法共。

  第三,法国人的基本诉求没有变化。

  此次法国总统大选的几个基本主题依然是最近十几年来一直困扰法国人的问题:首先是如何减少日益增多的失业现象?其次是如何全面振兴经济?第三是如何有效遏制移民潮?第四是如何有效反恐、有效打击犯罪现象?

  而在解决方案层面,不同的候选人有不同的思路:传统左右翼的思路是:强化欧盟、欧元区的整体竞争力,改革法国的经济结构、税务结构与劳工制度等,减少法国的公共赤字,继续紧缩政策,为企业减负。同时强化治安,强化欧盟共同边界,强化欧盟各国间的安全合作与情报交换等。而极左与极右派如梅朗雄与玛丽娜.勒庞就提出要退出欧盟、退出欧元区,恢复国家经济、政治与货币主权才能达到解决上述问题的目的。当然,在具体政策方面,极右派强调国民优先、反对移民、反对全球一体化、反对企业外迁、严厉镇压犯罪行为与恐怖主义等;而极左派则强调杀富济贫、限制企业主盈利、进一步实行社会公平与社会福利等。于是,第一轮选举就被不少评论家认为是倡欧派与脱欧派的对立,有的评论甚认为法国也到了英国脱欧前的危险境地。

  事实上,无论在大选前、大选中还是在大选后,脱欧与否都没有成为一个重大主题,只是作为解决法国各基本问题的一种方案进行讨论,与英国将脱欧作为一个唯一主题进行公投不可同日而语。理解这一点,首先必须看到法国是欧盟与欧元区的创始国,法国是西欧从欧洲经济共同体到欧盟进程的主要推动者。而欧盟也远非国内一些评论家所形容的那样摇摇欲坠,事实上其根基深深扎在欧洲的历史与现实必要性里,表面上的吵吵闹闹绝对动摇不了其内在的坚定性。英国则从一开始是欧盟的外部国家,无法与法国在欧盟中的地位相提并论。

  当然,“新瓶装旧酒”的瓶子还是新的:这表现在马克龙作为一名独立候选人、游离于传统左右翼大党外的势力获得高票,也表现在极左翼的梅朗雄居然得票率大幅上升至接近20%,而执政的社会党候选人阿蒙只有6%多的选票等。但正如我们前面所述,法国选民主流立场坚定、思路清晰、选择明确:第一轮在十一位候选人里挑选最符合自己愿望的,由此出现各种票数的分流,但代表传统左右翼政党的三位候选人(马克龙、菲永与阿蒙)得票率相加超过了50%,构成了稳定核心。第二轮投票时,这样的核心会加上原先投极左派梅朗雄以及其他左翼候选人的票数,就会以起码55-65%的票数来支持代表传统执政核心的马克龙,从而轻易击败极右国民阵线的候选人玛丽娜.勒庞。

  这样的结果应该没有什么悬念,这样的结果也是对法国时下政治形势最准确的反映。

原标题:“新瓶装旧酒”的法国总统大选 特约
责任编辑:李永鹏
返回首页>>
最新推荐
时搜热点
热点推荐

扫描二维码进入

“青年之声”移动版

扫描二维码进入

中国青年网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进入

"畅想星声"全国大学生

网络歌唱大赛

x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服务人才招聘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Youth.cn. 请发送qnb至10658000 订阅手机青年报

共青团中央主办 共青团中央网络影视中心承办 版权所有:中国青年网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备11020872号-17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246